Document

业务咨询

关注我们

QQ咨询

统一服务电话

010-5920-1666
返回顶部 >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理资讯> 正文

吴明富:艺术治疗让我找回自己

时间:2019-08-06 浏览量: 365 来源:京师博仁

  在华人世界的整合艺术治疗领域,吴明富是让人印象深刻的男性治疗师。这位美国联合大学跨领域研究艺术治疗博士,从几近抑郁症的状态逐步找回自己,完成大学时候的梦想。2009年8月,到台北市立教育大学艺术治疗硕士学位学程任教,开始训练本土的艺术治疗师。

  

 

  艺术治疗一定要是女性吗?当然不是,吴明富的经历也许值得思考和观照。

  「你要念艺术治疗?你是男生耶!以后要养家活口,你确定吗?」当年在美国肯塔基大学的艺术教育研究所的办公室里,老师震惊不已的表情仍历历在目;

  如今,吴明富已在大学里教授艺术治疗,培育台湾未来的艺术治疗师。

  约十年前,师院毕业的吴明富只身赴美进修艺术治疗。 最初,却因未修满心理学学分,不符合系所的要求,只好先进入艺术教育研究所,利用课余时间补修学分,等补齐学分之后,再申请转系。 只不过,一听他要转系,系上一位令他十分敬重的老师一脸错愕。

  他耸耸肩,说:「没关系,我就是对艺术治疗有兴趣。」当时的他是个留职停薪的学校老师,如果真有问题,他大可回头继续捧铁饭碗,不怕饿着。

  然而,顺利转至艺术治疗所之后,吴明富确实发现:「这个领域,真的是女性居多。」一开学他便发现全班几乎都是女生,只有两位男生(一个是他),一年后,另一位男同学因为结婚成家,休学了,万红丛中,就只剩他这点绿;而且,还是唯一的东方脸孔。

  「我曾经好奇过自己的种种特质,为何会走上这一途?」吴明富笑了起来。

  抑郁的云笼罩

  成长过程中,尤其是青少年时期,吴明富和许多同年龄的孩子一样,对自我认同心存疑惑,「我是谁?」这个问题伴随着丧亲经验更加缠绕于心。

  父亲因癌去世那年,他十岁。 当时台湾社会没有太多讨论悲伤的空间,家中长辈也不愿多谈父亲的死;于是,一股无形的压力,只能猛往心底搁。 但是,父亲的过世却只是一个往下的起点,家里顿失经济来源、财务陷入窘境、自己没多久也进入尴尬的青春期……。

  由于长相斯文、性格害羞内向,言谈举止又温文儒雅,他在以前强调「男子气概」的男校里总是被取笑……。 因此,吴明富在高中阶段一直郁郁寡欢,没有自信。 「我当时真的很困惑,讨厌自己为什么无法Man一点。」如此才能融入男孩子那套哥儿们来、哥儿们去的「正常」模式里,只是,他之前偏偏就是做不来。

  大学时期,吴明富进入了师院,选择初级教育,课余加入「儿童教育研究」社团 。透过社团活动,他首度接触到咨商辅导,也在社团老师的带领下,开始自我探索,参与自我成长课程。

  「愈去探索,心里一个个结,就慢慢打开。」过去模糊的生命风景、不知名的悲伤与阴郁,都在自我探索下,渐渐浮现轮廓,清晰具体了起来。 他这才发现,原来父亲过世和高中那段不开心的日子,竟在自己心里留下如此深的印记。

  探索到了种种不快乐的源头,心中的那片乌云渐渐散去,一步一步,他愈走愈深。 「我开始去做个别咨商,也参加『张老师』的义张训练,到咨商中心当志工……。不过,说穿了,都是利用研习,整理自己。」

  初识艺术的治愈力

  历经一段频繁深入的挖掘、整理过程,并未因此带吴明富走向疗愈的终点。 大二下学期,所有学生要在行政、体育、辅导和美劳之间选组,他自然选择了最熟悉的辅导组。 他自认这个领域自己绝对驾轻就熟,却没想到,没多久后,他遇上了瓶颈,最后选择转组。 「大概是那阵子接触得太频繁,当开始触碰到内心较深层的部分,忍不住抗拒。」回首当年,他缓缓分析叛逃的原因。

  大三一开学,吴明富就转到美劳组去了,虽然看似中途出走,但谁也没有想到,许多年之后,吴明富绕了一个大圈,还是走回到这条路上来。

  「转到美劳组后,我好讶异,自己变得比较快乐和满足!」事隔十多年,吴明富讲到那时的心境,语调中仍带着一丝雀跃和难以置信,宛如生命出现前所未有的光亮。 「原本我接触辅导,深刻自我探索,以为可以帮助自己面对过去,结果却在接触艺术后,才感受到疗愈的力量。」

  在美劳组的课程中,吴明富一步步浸淫在艺术领域里,心境也跟着自由了起来,并且比较放得开。 「当时的老师用非常自由的态度教学,不会要求学生模拟制式的创作技巧,让我们有尽情探索的空间。」在这段时间内,他接触到大量的艺术知识、技法,更利用课余时间勤跑美术馆、听演讲;生活有了重心,课业一口气冲上全班第一,并在朝会时上台领奖。

  「好尴尬,站在台上领奖时,身边又是清一色全是女生!」但能上台领奖,毕竟是极大的光荣。 最重要的是,吴明富已经渐渐能够接受自己,生活中不仅有了喜乐泉源──艺术,连镜子里的他,也多了些胡子和帅气,别人的赞美更让他倍增自信。

  为自己找到最好的位置

  大学快毕业时,吴明富已经在思考是否出国深造的问题。 这时,系上老师的一句话,在他心里埋下种籽,「你念美劳组,又一直接触辅导,要不要试试艺术治疗?」

  毕业后,吴明富先花一年的时间担任国小级任老师,然后是两年数馒头当大头兵;退伍后,又回到同一间小学担任美术老师,同时兼任生活教育组长。

  再度密切接触艺术时,他难抑心中热情,他发现自己非常享受教导孩子们创作,而从孩子们脸上,也看到艺术带给他们的快乐和启发。 因此,当时他就坚信,艺术能对人产生正向影响。 而毕业时老师的建议话语随之发芽,他下定决心,赴美进修艺术治疗。

  将近七年的海外硕博士学业,以及在纽约「希望之门」青少年中心担任艺术治疗师,让他见识到各式各样的艺术治疗,也实际运用艺术的力量,帮助青少年们面对911的重大创伤。

  那段时期,吴明富充分习得如何用艺术照顾自己与他人,同时,也在此时,他接纳了自己的不完美:「还在台湾时,我虽然接受自己,但周遭的环境和气氛,还是不能让我完全感觉自在。」到了美国,虽身在异乡,需要面对繁重的课程与语言和文化的冲击,但投入艺术治疗,他那温和细腻的人格特质,以及对艺术的信仰和敏锐,都像找到了归属,以及最适合伸展拳脚的空间。

  「我开始欣赏自己,因为敏感体贴,人们容易向我敞开,找我谈心。」过往曾经想要舍弃的特质,却在这个领域里,成了至高的利器。

  在艺术治疗中重生

  回首这段摸索、寻找、落定的过程,吴明富确信,好的艺术治疗师必须对艺术有信仰,如此方能尊重作品,尊重创作历程,「对艺术有信仰的治疗师,会花时间在营造空间和选择媒材,协助个案进行深层的创作,帮助其在创作过程中,获得情绪升华、自我成长和身心灵整合。」而治疗师本身也要能时常创作、持续用艺术照顾自己,才能握有艺术治疗之钥;唯有自身经历且获得艺术妥善照顾,方能领悟艺术能如何照护他人,「艺术治疗的灵魂,往往就是艺术治疗师本人。」

  在我们的个性、痛苦、迷惑之下的更深层,是我们动态开放的真实面目,它在我们感觉安顿、稳妥、契入自己时才会出现。

  色彩、笔触、折纸……生活中常见的艺术材料,如何正确选择、应用到咨询和教育中,帮助不同人群在表达创作中,获得自我成长和身心灵整合?来自台湾的艺术治疗督导师吴明富老师告诉你答案。


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

服务热线:010-5920-1666

400-6262-918

售后支持:010-5920-1696

商务合作:010-5920-1700/1650

加入博仁:010-5920-1690/1695